【实务热点】这些案例可能就出现在你的试卷上!专业+综合考生必读(中)

发布时间:2020-06-16  作者:北京注会培训
近日,证监会据 2019 年审计机构行政监管措施情况,将较为突出的执业问题进行了通报。大家都知道,在CPA考试越来越贴近实务的趋势下,了解每年的实务热点是我们学习过程中必不可少的一环。上期,小森已经为大家解读了《会计监管工作通讯》中货币资金、营业收入、往来款项三个项目的审计执业问题。现在,我们一起来继续学习后续内容吧!
【温馨提示】证监会在《会计监管工作通讯》中就上述问题进行了“公司常见问题”和“审计执业问题”两方面通报,本文将重点介绍与考试息息相关的“审计执业问题”部分。文章专业性较高,建议阅读时间为15-20分钟,大家可以收藏后阅读哦!


 
四、存货
1.未充分关注存货相关内部控制风险点,未关注不相容岗位职责分离的情况。
[例如]:未对存货管理岗位分工与授权、请购与采购、验收与保管、销售与发出等部分环节执行有效的控制测试。
2.实质性测试程序执行不到位。
[例如]:未合理分析数量金额式明细账,未充分关注存货收发记录的合规性以及收发存的勾稽关系等,导致未发现部分存货财务账与仓库账不符、期末结存数量余额为负等情况。如
(1)公司存货明细账中存在部分负数,审计时未执行进一步审计程序分析原因;
(2)公司存货盘点资料中部分存货名称不准确,审计时未予关注。
3.未充分关注存货跌价准备计提依据、假设及方法的合理性,未恰当分析存货减值迹象,未有效复核存货库龄,未综合考虑收入增长率、毛利率、行业环境等对估计售价的影响,导致未发现部分存货跌价准备计提可能不合理的情况。
[例如]:
(1)公司认为版权存货内容不违反国家法律法规、不影响后续拍摄和播放,按取得时的成本价进行后续计量,未计提减值准备,审计时未充分考虑版权内容的时效性、消费性以及拍摄安排、拍摄资源等对版权价值的影响;
(2)公司对零售业务存货进行跌价准备测试时,统一以当年12月的平均销售单价测算可变现净值,未考虑行业产品更新快、当季新款与过季旧款价格差异的影响;
(3)公司对部分存货----建造合同形成的已完工未结算的资产未按可变现净值与成本孰低的方式进行减值测试,审计时未发现公司存货减值测试方法错误。
4.未充分关注存货余额较大、价格变动频繁、投入产出反常、存货周转率及毛利率明显波动等情况,未有效测试存货期末单价是否与采购成本、销售单价、企业实际情况相符,未对单价变动幅度较大的存货执行更详细的出入库计价测试等。
[例如]:公司存货增长345.68%,审计分析的原因为销售增加或业务量增加,与公司收入增长率35.8%明显不符,审计未有效执行分析性复核程序进一步分析存货大幅变动的原因;公司生产成本较上期增长超过40%,审计时充分核查生产成本波动较大的原因。
5.截止性测试程序执行不到位。
[例如]:未充分关注合同、入库单、购货发票、出库单、财务账等日期之间的勾稽关系,未准确了解货到单未到、货发款未收、款收货未发等业务实际情况,导致未发现公司部分存货未及时入账或账实不符等情况。
6.监盘程序执行不到位。
[例如]:未充分关注期末存货的数量、质量及状态,未认真核对存货监盘数量与实际结存数量,未恰当倒扎盘点日至资产负债表日的存货,未在存货监盘表上签字确认等。如
(1)审计时未对部分原材料实施监盘,导致未发现部分存货监盘数量与实存数量不符;
(2)存货盘点时未充分关注公司存在陈旧、过时及残次的产成品。
 
五、商誉减值
1.未对商誉减值测试流程、部分关键内部控制点执行有效的内部控制测试。
[例如]:审计时未对个别已识别的商誉减值关键控制点执行控制测试。
2.未对商誉减值测试方法、过程与会计处理执行有效的审计程序,未充分关注资产组构成、账面价值与可收回金额的确定基础等情况,导致未发现公司商誉减值计提不合理的情况。
[例如]:公司资产组组合包含非经营性资产负债、未按各资产组账面价值为基础分摊商誉、预计的未来现金流量包含所得税相关现金流并釆用税后折现率等,审计时商誉减值测试程序执行不到位,未充分关注上述问题。
3.未对商誉减值测试关键参数和基础数据执行有效的审计程序,未对异常迹象保持合理的职业怀疑,导致未发现毛利率、收入增长率、利润等关键参数与公司实际经营情况不符。
4.利用专家工作不到位,未关注专家的独立性、专业胜任能力,未对评估假设、评估方法、关键参数进行充分复核,不恰当使用专家工作结果等。
5. 未关注财务报告商誉减值信息披露不充分的情况。如未披露预测期增长率等关键假设及其依据,未说明关键参数与以往年度存在较大差异的原因。
 
六、内部控制
1. 未执行有效的风险评估程序,未充分识别了解管理层凌驾、关联交易、重大估计等相关的内部控制活动,未识别部分重要账户,列报及相关认定等。
[例如]:
(1)审计将“管理层凌驾”作为特别风险,未见风险应对措施;
(2)未评估部分应收账款坏账、固定资产减值、重大异常交易、汇率波动等相关风险。
2. 穿行测试执行不到位,未全面了解控制活动执行的贯穿同一笔交易、部分样本测试结论与实际情况不符、审计证据未完整留存等。
3. 未对部分关键控制节点执行必要的审计程序,未将基准日终止经营的个别业务、新成立的部分子公司纳入内部控制审计范围。
[例如]:公司2018年确认终止经营收入2.37亿元,占全部营业收入7.76亿元的30.54%,审计时未将作为终止经营处理的业务纳入内部控制审计范围,也未说明原因;公司合并报表范围未包括2018年成立的两家全资子公司,审计对公司合并报表相关控制点测试时,仍认为内控有效。
4. 未充分披露重大期后事项。
[例如]:
(1)审计未披露公司股权收购相关的期后事项,未提醒报告使用者关注截至报告日股权转让协议尚未提交董事会、股东大会审议,股权收购终止后相关预付款尚未返还等事项;
(2)公司董事长被相关机构要求协助调查,审计未记录和评价该事项对内部控制有效性和鉴证结论适当性的潜在影响。
5. 内控审计报告意见类型不合理。
[例如]:公司股权收购大额资金往来,工程项目立项、预付款等审批程序存在部分缺陷,审计时未能识别和认定相关控制缺陷,出具标准意见的内控审计报告,意见类型不合理。